列车消毒师:春运的“隐形”卫士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1-31 11:40

原标题:列车消毒师:春运的“隐形”卫士

哈尔滨铁路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庄喜春正在为车厢消毒。(记者 郭俊峰 摄)

每天早上7时,庄喜春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他换上工作服,戴上医用帽子、手套、口罩,携带好工作用具,然后向车辆整备库走去。一路上,不时会有人跟他打招呼:“庄大夫,早啊!”这样的称呼也许外人有点摸不清头脑,但是作为哈尔滨铁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名列车消毒师,庄喜春的工作却是春运中至关重要的一环。

29日,记者来到三棵树车辆段管控中心六线整备库,庄喜春和同事曹科家正在对早上9时45分入库的哈尔滨至成都K548次列车进行消毒作业。在铁路春运的运行链条上,列车消毒师更像是一个“隐形人”。“每天只有在列车入库后,我们才会走进车厢,爬上天棚,或钻到椅子下,进行车厢的消毒工作。”庄喜春边说边用随身携带的8斤重的消毒喷壶,向车厢各个角落喷洒消毒液。

记者看到,喷洒下铺床底时,由于空间低矮窄小,庄喜春要跪下甚至是趴在地上,才能将喷头深入到最里面;喷洒上铺车棚时,他又要沿着梯子爬上去,才能喷洒到最顶端。整个车厢,每一个铺位都要这样上上下下,一节车厢下来,已是大汗淋漓。庄喜春告诉记者,列车车厢里人员密集,流动性大,跨越地区多,空气流通量小,容易滋生细菌。有时昆虫和老鼠会藏匿在行李中被带上车,容易咬坏列车电路,带来安全隐患。因此每天的消毒、杀虫、灭鼠工作是保障列车运行安全的重要任务。

喷洒完一遍消毒液,庄喜春开始杀虫。电暖气、洗手盆、窗框、行李架等一些不能用药水消毒的地方,他和同事要用一种灭虫胶饵对车厢进行点涂。“为了保障旅客安全,这种胶饵我们要涂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。”一节车厢他们要点涂一百多个灭虫点,最后还要在火车两头安装鼠盒预防鼠害。

在作业过程中,列车会不时关灯,漆黑中,庄喜春熟练地打开小头灯,作业丝毫不受影响。“列车进库停留时间短,不仅我们,保洁、检修等多个工种都要同时作业,检修需要断电,小头灯可以保障我们继续工作,这样我们可以在15分钟至20分钟内完成一节车厢的消毒。”

一上午时间,庄喜春和曹科家已经完成了哈尔滨至北京Z15次、Z203次,哈尔滨至济南等列车的消毒工作。8斤重的消毒液,已经用了几十桶。为了完成作业,中午甚至没来得及吃饭,而是随意吃了口饼干。曹科家说,春运是最忙碌的时候,只要车进库,我们就要开干,现在一天消毒液就要用近百桶,不过能在库里作业已经很好了。如果库里满了,车就要停在室外道线上,晚上最低零下三十多摄氏度,消毒液喷头都冻住了,我们就要用手焐化。由于长时间的爬上爬下,对膝盖损伤很大,关节炎几乎成了列车消毒师的职业病。“我们现在一天轻轻松松四万步,微信运动经常排第一呢!”庄喜春笑着说。

哈尔滨铁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监测科副主任孙秀文告诉记者,中心负责哈尔滨地区的三个整备库,分为五个工作组,每组两个人。从1月21日春运开始至28日,已经对3192节车厢进行了消毒、杀虫、灭鼠工作。随着春节临近,春运逐渐进入高峰,数字也在不断更新。

夜幕慢慢降临,与不远处的万家灯火相比,六线整备库显得孤单冷清。这一天,庄喜春和曹科家为11趟列车的100多节车厢进行了消毒,忙完最晚入库的汉口至哈尔滨T184次列车的消毒工作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。寒风中,庄喜春要先去趟医院才能回家。没有人知道,这天下午庄喜春87岁的母亲因为生病住进了医院。而他只是在电话里淡淡地和家人说了一句,“我要先忙工作,晚些再说。”

在春运大潮中,对于行色匆匆的旅客,也许只是一年一次的奔波,但对于每张车票背后的“隐形”工作者而言,春运更是一份让旅客走得温馨、走得平安的责任。(记者 狄婕 见习记者 孙思琪)

(责编:梁秋坪、陈羽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